《幸福2+1》父女親情濃郁

February 27, 2018

圖:父女開始重新建立關係,父親看着女兒的生活照

 

繼約兩年前《少年十五二十時》後,普 劇場再找來司徒偉健把美國劇作家Neil Simon的另一名作《I Ought To Be In Pictures》翻譯及改編成《幸福 2+1》(劉錫賢導演),改編方式依然是把發生在美國的故事變成發生在屯門,當中不但見女主角鄧思妤(張紋嘉飾)從台灣澎湖來到屯門咖啡灣找自從她三歲後便沒見過的父親鄧世謙(陳永泉飾),更有台詞提及港產片、北上內地工作和香港樓價急升,令《幸福》似一齣香港原創劇多於似翻譯劇,讓觀眾易感到親切、共鳴。

 

美國劇作變成屯門故事

從「女兒要填補跟父親多年不見的相處空白」這故事處境中,可見《幸福》的劇本分為「當下的角色處境和心境刻畫」與「角色的過去、背景刻畫」,並見此兩大類刻畫融合得水乳交融。

 

當下的角色處境和心境刻畫,從女兒見到爸爸有一個同居女友(陳安然飾的肖薇薇)開始,當時鄧世謙完全認不出女兒,跟着就是父女在咖啡灣住宅的一大段相處時間。女兒縱有埋怨父親於二十年前拋棄自己、弟弟和母親,張紋嘉演繹得很激動,一字一句說得滲滿壓抑鬱結,但這段爭吵戲只維持了一段短時間,就被懷着內疚的父親以真誠、行動(找回重逢後突然逃離自己的女兒)化解了女兒的積怨怒火。觀眾可感受到陳永泉真誠地演繹出角色潛藏心中多年的內疚感。

 

久別重逢 重拾親情

《幸福》大部分戲份是編劇以輕鬆、幽默的筆觸寫出父女相處時的和諧氣氛,能使筆者相信女兒思妤並不是抱着要父親不斷怪責自己的報復心去尋父,而是真心想了解多一些父親的生活、為人(鄧世謙是知名攝影師,女兒已從父親的攝影集或其他途徑了解到小部分),同時想父親對自己及弟弟、母親在台灣的生活了解得多一些,當然觀眾亦看到渴望在香港發展模特兒事業的思妤盼父親助她一臂之力。

 

劇中重點寫父女雙方樂於分享彼此的見解和感受,展現出肯互相了解、提醒勉勵的親情,故此筆者不會感到思妤要跟父親重逢是抱有一份「利用父親去成名」的私心,當然思妤叫爸爸分享自己的戀愛經驗亦非為找機會批評爸爸的戀愛、婚姻態度,而是爸爸確無私地教導女兒:「將自己交給對方令對方快樂」,讓女兒因學到東西,爸爸便感愉悅;在陳永泉那真摯自然的演繹下,鄧世謙聽到女兒說一聲多年未聽過的「爸爸!」已顯得暖心又雀躍,證明親情的流露不關乎金錢、物質的付出,關乎的是對家人有沒有一顆重視之心。世謙除了得到「重視的稱呼」外,還收到女兒的多份「禮物」,包括女兒重新布置爸爸的家令室內環境添上新鮮感、女兒摘取爸爸栽種的蘋果就令筆者感到思妤很欣賞爸爸的成果,但最教筆者深刻是思妤看到了爸爸在事業上的困境,便建議爸爸在工作上要進取一些,偏偏爸爸於另一段對話反指女兒為了想在香港模特兒界成名而顯得太急進,彰顯父女無論有否分離也可能出現代溝,這些情節使父女從重逢到相處融洽的過程顯得較寫實,沒予人太理想化、造作之感。而用慣菲林攝影的鄧世謙說自己正學習數碼攝影、改圖技術,則貼切地象徵世謙明白自己跟女兒、年輕人會有代溝,便學習怎樣打破代溝。

 

劇末思妤要返回台灣的原因寫得不深刻,令離別戲的效果帶點突兀。筆者只知肖薇薇是鄧世謙的同居女友,從事化妝,跟世謙以往多個女友相比看來是偏向關係穩定但難測世謙會否又移情別戀。場刊說薇薇是來自內地並跟世謙顯得「若即若離」,筆者不但未能深刻感受得到(劇中欠缺薇薇與世謙的感情戲,不代表二人感情轉淡,可以是編劇寧願將篇幅放在父女情上),就連薇薇是怎樣的一個人?看完《幸福》後也搞不清楚,編劇宜多加些描述。要讚的是陳安然透過薇薇那不多的刻畫,將處事成熟理智、善解人意等角色特質演繹得夠清楚。

 

細節刻畫出父女性格

角色的過去、背景刻畫,能使觀眾從更多層次了解世謙與思妤是怎樣的人,以及當下的角色言行如何受過去、背景影響,如鄧世謙說自己向來說話幽默,跟冷艷的前妻(思妤的媽媽)結婚後才察覺她改不掉沉靜的性格,性格不合加上世謙不想留在台灣生活便導致離婚;有趣的是世謙竟跟子女的興趣和性格很夾,除了思妤迷上黃子華的棟篤笑令她易於跟幽默的爸爸相處外,思妤更說弟弟具攝影細胞。幽默感與攝影既是促使思妤赴港尋父的動機之一,也讓觀眾見證人與人之間在性格、緣分上的微妙。

 

鄧世謙說後悔離開思妤及其他家庭成員,一直想去台灣團聚,但又怕打亂思妤一家的生活節奏,而思妤在跟爸爸分離後的童年時代,喜歡在沒有爸爸出現的相片上繪畫爸爸的樣子,這兩段充滿感染力的遺憾、動人筆觸印證到兩點:一是父女雖分隔兩地,但心中一直覺得對方非常重要,另一是見思妤從小到大都有敢作敢為、不怕打破規範的性格;相反世謙則一直處事謹慎,怕打亂思妤一家在台灣的生活,這跟世謙說自己要考慮得很清楚才按菲林相機的快門,是細膩而一脈相承的角色性格刻畫。

 

《幸福》別出心裁地安排思妤能跟已故的外公外婆溝通(即通靈),甚至思妤會說本來居於台灣的外婆現正「身處」在爸爸家中,靈幻味道濃厚的說話看似跟整齣戲的寫實風格不協調,但外公外婆離世那麼久仍常掛在思妤口邊,就可感到思妤對外公外婆與爸爸同樣長情,而這份長情跟換女友頻密的鄧世謙構成了強烈對比,換言之女兒的長情成為爸爸的好榜樣。

 

http://www.takungpao.com.hk/culture/text/2018/0227/148125.html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有線電視節目「拉近文化」專訪 《所羅門的大貓》🐆

July 9, 2018

1/10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December 23, 2016

December 22, 2016

December 15, 2016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最 新 消 息

進兒的故事

和平使者2019

戲 劇 遊 樂 場

  • Facebook Social Icon

關 於 我 們

​藝 術 總 監

劇 團 成 員

​媒 體 報 導

POP THEATRE Copyright@2015-18              普  劇場為屯門大會堂場地伙伴 

普   劇 場 為 藝 發 局 資 助 團 體